八宝笋糕

all橙重症患者
梦想拥有一个完结坑
T T

[周橙]失语症 校园paro

……表白沐沐。沐沐我的爱。

大概还有微量杜柔吧……总之是比较没花脑子的产物,轻松玛丽苏。OOC啥的我已经不怎么管了…… (ง •_•)ง 

 

Chapter.1

周泽楷拎着洗好的拖把回到教室时,苏沐橙已经扎起马尾卷起袖口,正笑眯眯地朝他招手:“抹布我洗干净了,你先踩着桌子把望窗擦一下。”

来晚的周泽楷点点头,有点抱歉:“好。”大扫除之前还得先换座位,兵荒马乱之中,同桌孙翔还没喝完的六个核桃被不慎撞倒,洒了一地。作为无法出动的战力,周泽楷只好在已经和肇事者撕吵起来的孙翔身后默默地清理污迹——天知道他每次帮忙搬运那些光是堆在那里就已经给人一种置身废品回收站的错觉的资料就已经够……这个形容似乎超出了他的词汇掌握范围。

“上去吧,我来扶着桌子。”苏沐橙递过来一块洗得很干净的抹布,指尖因为才沾过凉水微微发红,“等会儿我们先把所有的望窗擦了,再擦下面的窗户。”斟酌着补上,“可以吗?”

周泽楷还是点头,依言轻松地蹬上桌子。底下苏沐橙说是扶着桌子,实际只虚搭了一只手,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一直抿着嘴唇。

每擦完一扇望窗,周泽楷都会跳下桌子,将手里的脏抹布和苏沐橙的完成一次互换,身为校篮球队后卫,踩上跳下身手敏捷。苏沐橙清洗抹布动作也很利索,两个人配合着把擦洗望窗的任务在不到十分钟里完成了。

“辛苦你啦,校服裙不怎么方便。”苏沐橙神色不怎么自然地扯了扯裙角,“那么,你想擦外面还是擦里面?”

“……”周泽楷陷入了沉思。

“那我擦外面好了。”苏沐橙只好先抛下“一直自作主张不太好”的顾虑,嘴角挂着有点僵硬的弧度走向门外。

尽管不怎么熟……但是,还是不要过多询问他的意思了……吧?

很快周泽楷就知道了为什么两个人要面对面……擦玻璃,单从肉眼看是很难分清污迹到底附在哪一面的,一方发现从自己这一边擦不去,就敲敲那片污迹,让另一方擦掉,的确是很效率的方法。

在有节奏的叩叩声中,周泽楷的目光移上移下,每一次都不经意划过对面女生漂亮的脸孔,然而对方只是认真地投入在劳动之中,浑然不觉的样子让周泽楷有些心虚。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劳动二人组在沉默中把任务推进到了将近完成的进度。

“呀哈!终于擦完了。”负责墙裙的戴妍琦如释重负地直起身,顺便提醒,“劳委会查滑轨的凹槽哟,我上次就因为这个被罚重做都没吃成晚饭……”虽然后来吃上了面包(。)

大扫除已经接近尾声,那边张新杰已经开始巡视检查,所到之处朔风萧瑟……寸灰不生。

苏沐橙理解地笑了笑:“谢谢你哦小戴,我们擦过了。”

完成任务,戴妍琦轻松非常,此刻看着两位班级门面都扭头正看着她,不禁感叹了一下:“哎,说好的居委会大妈甩抹布小组呢,为什么这里画风泾渭分明……”

这话说得有点点饶,苏沐橙反应过来才被囧了一下:“我和小周不太熟,说话还没有超过五句,也是很认真地在甩抹布的啊!画风还是很协调的,咳咳。”

后面戴妍琦说的话,在周泽楷的世界李突然被降低音量变成了背景音。

……被叫“小周”了。

还说不太熟。

“……”

好想反驳一下,但是说什么呢。

 

Chapter.2

荣耀高中的文化建设一向很不错,渗透进了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比如班级宣传牌还有寝室介绍牌什么的,都要有合照和名称,尺度大概,由班主任的开放程度和寝室长的节操下限来决定吧。

周泽楷所在的138寝室起名过程比较一波三折……室友方明华作为唯一有女票的寝室成员,极力主张用自己和女票的名字合在一起的诡异的“东仑明”作为138的寝室名称,为此不惜许下了为全体成员打三个月开水的千金一诺。

然而也许是表格上字太草……挺没说服力的。总之寝室门牌发下来的时候,名称一栏上赫然是“轮回”二字。好像是诅咒一样,方明华和他女票突然开始陷入了一种分分合合的轮回,而其他成员也接二连三地陷入了这种奇怪的轮回里,特指桃花这方面。

现在杜明也在被拒里轮回,悲剧里轮回。在一次次旁敲侧击的暗示都如同肉包子打狗般一去不回之后,杜明拉上周泽楷助阵 ,准备来一场真正的表白。

周六的傍晚,楼管大多外出购物去了,外地的学生留在宿舍里,参差亮着一半灯光的宿舍楼透着一股温馨。

杜明气运丹田,将这种温馨破坏殆尽:

“高二的唐柔同学,我关注你很久了,请——和——我——交——往——好——吗——!”

REPEAT*3

四楼的某一扇窗户“哗啦”一下打开:“唐柔每个星期六都要回家的呀你连这个都没有打听清楚还来这里嚎什么!真是……啊!!周泽楷!!”

窗户又“哗”地被大力推上。

“……让你看笑话了,我们回宿舍吧。”呆立许久,杜明一脸颓丧地回过头,不料正对上周泽楷灼灼有所思的目光,情绪陡然复杂起来,“你妹我就知道带你来是个错误!”后半句顺着话茬晃悠悠地飘出来,“不,也许我来就是个错误……”

又是一阵相顾无言后,杜明就这样晃悠悠地扔下周泽楷飘走了。

“……”

怎样想女孩表达心意,似乎也不怎么好开口问。

 

Chpter.3

下节就是体育课了。

高中篮球联赛将至,与之俱来的还有啦啦队联赛。以往的好几次训练,周泽楷都能从余光里看到苏沐橙领着校啦啦队排练的身影,曲线流畅,特征分明。扎起的马尾一晃一晃的,训练结束之后就又放下披在肩上,给周泽楷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一个决定在他的心中缓缓成形。

被周泽楷拍了拍肩,前座有些惊恐地回过头来。旁边孙翔听课听得点头如捣蒜,偶尔磕到课桌上又忽的直起身,片刻后开始下一个昏昏欲睡→清醒→再睡的螺旋上升或者曲线前进的过程。

“便利贴。”顿了顿,“……谢谢。”

一分钟后一本便利贴被推了过来,第一面是女孩圆圆的字体:

“(为了不打破这长久以来的静谧,我还是写出来好了)

这是开学以来,我第一次这么清晰地听到你的声音……”

想了想,周泽楷提笔回了“是的,谢谢”,揭走了第二张,又把第一章按原样贴好。

 

下了课,手握被贴上“比赛顺利”便签的常温盐水,周泽楷沿着过道走到第三组第八排靠外的座位前。苏沐橙已经出去了,周围人各说各话,都没有注意到停步不前的他。

实在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他松手,让水瓶沿着斜面滚进抽屉深处。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满满当当的水瓶就这样撞上了铁制的的桌底,一声巨响之后,周泽楷成了全班视线的焦点。

“……”

他是不是该说点什么?

 

Chapter.4

清早,苏沐橙背着书包,径直走到周泽楷身前:“那个……你是不是弄错了?我在上个月受了伤,已经不参加比赛了。”

周泽楷愣了愣,一时间有些混乱,心情交织在一起,反而分不清谁先谁后。

最终他开口了,却是完全不相关的话:“苏沐橙。”

“?”头发软软地搭在肩前的女孩把书包别到肩前,低头翻找着那瓶盐水。

“我关注你很久了。”

递过水瓶的手停在了半空。

“请和我交往吧。”周泽楷说着,接过了水瓶。

“真是……平时也没见过你说多少话啊。”苏沐橙别过头,越想脸上笑意越浓,轻声说,“不过,好啊。”

失语症,他好像……痊愈了。

 

-Fin

 

谢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预备高三党在母上凉悠悠的目光中打字到现在,我们还是有缘再见吧。

评论(10)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