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笋糕

all橙重症患者
梦想拥有一个完结坑
T T

[叶橙] 赴(1)

◎民国paro

◎……曾用名[哟哟哟],我觉得比现在的好(。
但是没有人帮我想名字,没有人!!!

◎文艺装逼风,军官叶神×林妹妹沐沐……大概?)

◎表白沐沐!

[背景全是瞎掰的,不过脑子,没有原型没有对照,谁叫我没文化呢,耶。]

Chapter.1

过了门房几步远,叶修脚步一顿,又退了回去,在门房前站定。

隔着玻璃,他看到一个女孩儿坐在里面,双手虚握着搁在膝头的茶杯,头斜靠着椅背睡着了,及肩的黑发有点凌乱地夹在脸颊和椅背之间,更添了几分稚气未脱的感觉。

女孩的样子和他记忆里的一个人影渐渐重合到了一起。他很快就想起今早收到的密电,神色暗了暗,很快又恢复如常。

“来找我的?”叶修问迎上来的副官。

“是。”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叶修屈起食指扣了扣门房的窗户。

里面的女孩一个激灵,下意识想要起身,反应过来又慌忙扶稳茶杯,刚刚转醒的怔忪在看清窗外人之后烟消云散。

“苏沐橙?”叶修又扣了扣窗户,力度较之前轻了许多。

匆匆把茶杯搁在桌上,苏沐橙推开门有些局促地走了出来:“我……”

“沐秋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叶修放低语声,打断了苏沐橙飞快整理措辞的思绪,语气自然地接过话头,“你先在这儿暂住——嘉城不大平静,等他来找你可能需要一点时间。还有行李吗?我教人帮你提上。”

听到哥哥的名字,苏沐橙鼻间又涌起一股酸意,叶修后面的话却让她心中的大石终于坠地。

赌对了。苏沐秋出事之后,她的处境变得尴尬且十分危险。她近乎呕出心血地思索着出路,却发现一直被兄长全心护住的自己,只能想到哥哥在兴城军校的旧时挚友可以试着投靠。当时的少年,现在已经是将要接手父业——偌大一整个燕系的少帅。轮廓模糊得几乎不可辨认,却是唯一的选择。

穷途末路,她压上性命破釜沉舟的一赌,幸好对了。

她和哥哥幼时走失,数年前才被家里接回。随后父亲病重,给苏沐秋的接班之路只铺了一半就撒手人寰。加之苏家本非世家,只是趁着乱世以山匪发家,基业本就不如军政大家来的牢固,此次苏沐秋遭遇不测的消息一出,明里旧部老臣都按兵不动,暗里却早已斗成一团。苏沐橙连夜只身逃出嘉城,翌日清晨的报纸头条就已变成嘉系内讧,她坐在租来的驴车上,心有余悸地揉掉报纸,抬眼望去,山路重重。

得知哥哥遭遇埋伏下落不明之后的惊痛与不安,孤立无援的无助,还有从嘉城到兴城,近千里绕行山路的辛苦颠簸。其中不易,到了她不愿回想的地步。

现在面前的人居然用一句话把它们全都暂时抚平,这样的诚意甚至让她受宠若惊。

苏沐橙微微移开目光,强自压下一阵阵虚脱感,挤出一个笑:“谢谢。不过来得急,我没有带行李。”

叶修“嗬”了一声,见她这么客气也没有推辞,扭头交代了副官几句,才道:“好些东西要收拾置办,可能还需要时间。这也快到饭点了,我就做主一回,让你先和我一起去吃个饭吧?”

苏沐橙不敢拒绝,但也不知道是餐怎样的饭局,心下有点忐忑,犹豫着应了。

“就在这屋里,没有别的人。兴城官邸目前只有我一人在住。”叶修轻松地笑了笑,“上次我和沐秋一起吃饭,似乎还是五六年前。那时你还在女校上学,扎着两个辫子,还没有沐秋及肩高。”

苏沐橙脸上终于浮现出薄且轻的笑容,斟酌着回忆:“我记得那时,你和哥哥常常为了军校里的课程内容吵得不可开交。哥哥还让我把你们模拟实战课程上的胜负都记在簿子上。”

然而一路提心吊胆的惯性犹在,苏沐橙不禁又多想了些,暗道失言。如今的胜负早已不像当年,只是两个军校生之间的小打小闹,已经大到不太适合现在的气氛。叶修好好递来的话头,是她接得有些不好。

“这我倒是头一次听说。”叶修却出乎她的意料,沉浸在忆当年中似的,饶有兴致地推论,“沐秋一直保密,恐怕是记录于他不太好看?”

……被他说中了。苏沐橙点点头。记忆被那直白又让人无法反驳的语气唤醒,眼前的人似乎因为此刻穿越时光的重叠,让她的小心局促被熟悉感冲淡了一些。

她的语气里多了一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柔软:“也许是哥哥觉得我太过于偏心,反而不不好意思给你看了吧——我总是挑着有武器操作的比赛记,还把众人对他的夸赞细细誊在别的纸上。每次他要看你们二人的胜负,我在簿子夹上那一沓纸里才会给他。”

“看来那时你虽然从来只是在一旁看着我和沐秋争论,暗地里也偏帮了他不少。”叶修说。

苏沐橙轻轻地笑了笑:“不过那些哥哥可就不知道了。”

说话间,叶修已经领着苏沐橙到了饭厅。

椅子和餐具已经添好,两人入席时,还有佣人又布上菜来,却是嘉城的风味,看着比别的菜色精致很多。苏沐橙看在眼里,要说感动到底还不至于,只是把这份被关怀的妥贴感默默地收进了心里。

吃了有一会儿,苏沐橙见叶修也没有说话的意思,干脆也放平了心态,只把心思放在要眼前的饭菜上。她从坐进门房里就只喝了几口茶水,此刻是真的有点饿了,虽然姿态仍十分雅观,进食的速度却微微有点偏急。

一顿饭的时间就在两人几乎无声的咀嚼与餐具偶尔相撞发出的不大的清脆响声中缓缓流过。

看着苏沐橙咽下最后一匙汤拿起了餐巾,叶修也放下筷子,“吃好了?”

苏沐橙点头:“嗯。”

“我还有事,马上就要出去。”叶修说着起身,示意她跟上来,“管家会带你到休息的房间,有什么不方便尽管对她说。不好说的,过两天我陪你再去买。”

“嗯。”苏沐橙跟在他两三步之后,顿了顿,“谢谢……你。”

“叫我叶修就行了。”叶修的语气很随意,“以前你跟着你哥一起这样叫我,我都听习惯了。”

苏沐橙低低应了一声,不再说话,跟着他一直走到一楼前厅。

前厅里早已有人在等候,管家模样的中年妇女向苏沐橙迎来,叶修回头向苏沐橙打了个招呼,披上外套和自己的副官一起走出了大门。

她的房间是二楼的一间客房,管家领着她到了门口,交代几句内容和叶修先前所说相差无几的话之后,就把她留在了房间里。

官邸坐落在市郊的山上,中午她在山脚岗哨费尽口舌才被放行,岗哨和真正的房子之间的路程平常都是汽车来填补,她却走得两腿发软才上山来。苏沐橙站在窗边,映入眼帘的是晚秋一片萧瑟的山林,铺得平整的道路被层层掩映,时隐时现。

佣人在身后询问她热水已经放好,需不需要服侍,苏沐橙笑着回绝,又道了一声辛苦,告诉她们可以出去了。

水汽缭绕的浴室里,苏沐橙对着镜子反手拉开后背的拉链,镜子里映出女孩曲线美好却青紫交叠的后背。

水雾渐渐覆盖了整面镜子,苏沐橙褪下了长裙,用毛巾浸了热水在身上擦拭。她昨晚就到了兴城,却拿最后一点钱在城里的旅馆里留宿了一晚,忍着疼不顾身上还没好全的伤将自己上上下下都清洗了一番,此时就没什么必要把当时的疼再捱一遍了。

其实天气凉爽,一路过来腿上的划痕和擦伤都没有化脓,现在大半都结了痂,有的只剩下几道不深的疤痕。真正严重的是脚,新伤堆着旧伤好好地烂了一通,不过才开始着实煎熬了一阵,后来反而对脚上的不适没了感觉。

洗完苏沐橙穿着给她准备的睡衣,带着一身热气倒在了柔软的床上。比起身下久违的柔软,她的心里更多的是大的安定带来的满足。

过了一会儿她翻了个身,目光正好对上床头雕花木柜上的那一盒子药膏。

她没由来地叹了口气,半晌也没有起身去拿。

–打个tbc

手机码字真心不容易,好多东西想到了都懒得写←打你哦x

评论(1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