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笋糕

all橙重症患者
梦想拥有一个完结坑
T T

[周橙]U.N.

☻片段,不影响直接看,全文不知何年何月系列

☻小周比沐沐小六岁,高干?我就觉得我是个言情小说写手……

☻unvailiable,untouchable←BE文里的甜甜甜片段

 

[哥因为救叶神而牺牲了,两个人是战友。叶家就把沐沐接来。结果沐沐高考考走去了H市。]

 

又是一年元宵。这回两家干脆直接在周家宅子里吃饭,偌大的饭厅里摆了两张大圆桌,小辈和长辈分开坐着,两边儿都聊得热火朝天。难得的是自从上大学就没怎么在大院里出现过的苏沐橙今年也回来了,却没有像以前一样和叶修挨着坐,埋头吃着饭,偶尔被提及,抬起头很柔和地笑着应几句。

周泽楷隔着大半张桌子的热闹,静静地注视着她。她不知道这里还有一位注视者,一举一动,在他眼里都安静而清晰。

周泽楷看着苏沐橙拿出手机摆弄了一下。几十秒后,坐在他旁边的叶修拿起了刚刚闪了一下的手机,收回了桌下。

两人的隐秘互动只有周泽楷一个人看到了。又过了几十秒,苏沐橙自然地起身向桌上的人们晃了晃手机,笑着说:“我出去接个电话。”

大家都礼貌地回应,然后扭头继续自己刚刚的对话。只有周泽楷回避了她向周围扫视一圈的目光。

不想苏沐橙出去不到二十分钟,周泽楷的手机也收到了一条短讯。

——他的异想天开毕竟还是没有实现,那是一条快件提示。

尽管他最近没有什么快件要收,EMS是否会在元宵晚上工作也是存疑,周泽楷还是出去了。他觉得自己的思绪此刻乱成一团,好像在故意回避着什么,却催着自己绕过原因去直接执行结果。周泽楷离开饭桌时甚至没有打个招呼,好在在座的人对他的寡言也习以为常,因此也不以为忤。

叶修侧过身,想要帮他推回拉开的椅子,一只手已经搭上了椅背。但周泽楷又折回身更快地把椅子推回,然后快步离去,留下叶修奇怪地看了一眼他的背影。

两个人先后离席,席间却没有人打趣。一个是寡言的周家长孙,另一个身份也不算好说,却是叶修照拂着的人,都不是常被开玩笑的人。

而且两人一来似乎拉不上什么关系,二来,即将走入社会的大学生和还在象牙塔里的高中生,举手投足看着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谁也不会想到那里去。

目前没有任何人。

 

快件拆开,竟然只是一个薄薄的信封。看着那个粉色的信封,一股熟悉感让周泽楷很快就意识到那是什么。他环视一圈,却没有在视线范围内看到垃圾筒,只好捏着它回到了院子。

院子里隐隐有火光两起,周泽楷心中一动,朝着光亮处走去。

随着光亮一起清晰的,还有坐在台阶上放烟花的苏沐橙。她的面前是几个正在盛放的小型烟花,火药噼里啪啦的声音依稀可闻,白色的焰火像放着荧光的小小灌木,照亮了一片夜空。

“小周?”看见来人,苏沐橙的惊讶只维持了一瞬,笑着招呼道,“正好,这几个快放完了,能帮我点几个再走吗?”

她的笑容虽然因为光照不足有些模糊,但是看着比吃饭时那稀薄又客套的笑容添了许多温度。周泽楷点了点头。

苏沐橙说:“接着。”一边抛了一个打火机过来。

银色的火机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周泽楷稳稳地接住。他认出了那是叶修的zippo,刚刚轻快起来的心情又有些凝滞,问:“要点的在哪儿?”

苏沐橙笑着说:“先等等吧。麻烦你了。”

周围又陷入安静。两人正沉默地看着烟花时,忽地听见远处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断喝:“谁在那里放烟花?”

话声刚到,一位穿着军装、模样和声音一样严肃有神的中年人大步走了过来。不知是大院里哪位首长,元宵还未过完就要离开老家,恐怕几年也不能回来几次。

中年人停在两人身前,对着把还未点燃的烟花放在手里把玩的苏沐橙发问:“小姑娘,你不知道B市有烟火禁令吗?燃放烟花是污染环境、扰民的行为!”

周泽楷有点紧张地看了看身侧的苏沐橙,正在想着怎么错系时,就听见苏沐橙笑眯眯地回答:“知道!所以把主人请出来鉴定一下绕不扰民,顺便把有害气体都吸走啊。”

中年人看着她甜美又大方的笑容,一愣,神态也柔和了不少,不自觉看向一旁的周泽楷,端详片刻,不知自己已经不自觉被苏沐橙带离了话题:“这是泽楷……?”

奏效了……周泽楷正为苏沐橙的回应而陷入错愕,回过神来赶忙应:“您好。”

“还和小时候一样腼腆啊。”中年人感叹,语气中有了些许小心,“首长身体还健朗吗?”

周泽楷虽然对对方已经没有影响,但也恭敬地回答:“祖母很好。”

“老人家有上天庇佑,一定能福泽绵长。”中年人脸上有了笑意,转过去打量苏沐橙,“这是你女朋友?”又有些迟疑,“你还在上高中吧……?”

周泽楷一向拙于言辞,此时更是只能讷讷:“呃……”

“报告!”苏沐橙调皮的意味更盛,但也不失大方,“我二十三,他十七,您看这能是情侣吗?”

中年人大概平素严肃惯了,竟拿她没辙,半响才找回感觉,尴尬地转移了话题:“那你更不能带坏小辈!”

苏沐橙笑容甜美:“我认错。首长要没收烟花吗?”

手上拿着烟花回部队?中年人哭笑不得地说:“要遵守国家的规定啊!下不为例!”说完匆匆走了,也不知是尴尬还是真的很急。

苏沐橙笑意盈盈地目送中年人离开,这才回过头:“看来只能放仙女棒啦,小周要一起吗?”

周泽楷鬼使神差地点点头,在苏沐橙身边依样坐下,接过苏沐橙递来的几根仙女棒,“嚓”地点燃。苏沐橙凑过去拿。

她的眼睛里映着忽明忽灭的火光,好像是银色的游鱼,一尾尾婉约地游动,直进了周泽楷的心里。他的心此刻是一片澄澈如夜色的湖,映着的,只有一个人。

“手里拿的什么?”苏沐橙随口问了一句。

被她注意到了一直被忽视,却不应该看见的东西。周泽楷大冬天地窘出一层薄汗,攥着信封往暗处藏了藏。

苏沐橙把他的动作尽收眼底,来了兴趣,干脆把手里的仙女棒凑过去照亮,周泽楷猝不及防,让她看了个清楚。

不料一粒火星正好溅在信封上,灼出一个小小的焦痕。苏沐橙为自己的冒失连忙道歉:“对不起啊,是很重要……的东西吧?”话尾又带了点促狭,是那种大姐姐般的调侃。

“……没事。”周泽楷耳根都有点发烫,好在映着火光也不太明显,“打算丢掉的。”

“是情书?”苏沐橙凑得很近,近到让周泽楷能够看到她眼底的卧蚕,“我猜对了吗?”

“……烧掉算了。”周泽楷握着“叶修的”zippo,语气变得有点坚硬。

“践踏别人的心意是不对的。”苏沐橙严肃地批评他,眼里的好奇却出卖了自己,“至少要看一看,这才算是尊重。”

“……”周泽楷无言以对,默默地拆开了信封,展开里面同色系的信纸。

苏沐橙手里的仙女棒已经快要燃尽,干脆放在了一边,再凑过去却见他还在对着信纸发愣——这是双向暗恋?终于绷不住,轻声询问他:“我可以念出来吗?“

周泽楷”嗯“了一声。

”‘Why is a raven like a writing-desk?’“苏沐橙清晰地念,她的声音和笑容一样甜美却清新。

信纸上只有这一句令他百思不解的话。

然而苏沐橙柔和的声音仍在这个只有焰火照亮的夜空中响着:”‘因为我喜欢你啊。’“

一瞬间天地无声。

周泽楷耳中轰然鸣响,他听见自己急剧加快的心跳。

咚咚,咚咚,咚咚。

”这是下句。我也看过《爱丽丝梦游仙境》,帮她补上。“苏沐橙继续说,”姑娘很胆小啊,只写了上句。“

周泽楷涌上头脑的热血滞了滞:”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苏沐橙笑着叹了口气,”乌鸦像写字台,不为什么,就像‘我喜欢你一样’,没有原因。“

原来……是这样。

在学校历届毕业照前的驻足,还有无法出口却时刻盘绕在心头的那些问题。他一直在找原因,但是原来没有原因。

没有为什么,他眼前的,就是他喜欢的姑娘。

-Fin

 

这其实是个蛮长的故事ww 但是可能只有毕业了之后才能写完它了。哎www

评论(7)

热度(18)